欢迎光临——国际产能项目孵化器平台 ;国际商务资讯与咨询平台,国际贸易与投资平台![请登录],您是新用户?[免费注册]

收藏本站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带路商帮 >> 行业商帮 >> 一朵棉花炸出了中国最牛经济战略!

一朵棉花炸出了中国最牛经济战略!

2021-03-27 来源:世界商人网综合 浏览991次

      近日,耐克、优衣库等品牌抵制新疆棉花的新闻平地一声雷在中国大地炸开,而最应该抵制的是自称BCI的组织。




     回放:


      据报道,安踏体育日前发表声明称:注意到了近日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etter Cotton Initiative,BCI)发表的声明,并对此事严重关切,我们正在启动相关程序,退出该组织。声明还称,安踏一直采购和使用中国棉产区出产的棉花,包括新疆棉,在未来也将继续采购和使用中国棉。安踏体育是国内最大的综合体育用品品牌公司,安踏体育品牌也是全球范围内第三大运动品牌。2019年安踏品牌成为BCI的会员。


      3月36日,继安踏体育之后,又一品牌宣布退出BCI组织。FILA官方微博25日晚发文称,FILA中国一直在持续采购和使用中国棉产区,包括新疆出产的棉花。FILA中国代表性面料丝柔棉产品,其原料就是新疆长绒棉。同时,FILA中国已经启动相关程序,退出BCI组织。


      往事发酵


     BCI曾于2020年10月21日发表过一份英文声明,现已无法正常打开,通过网页快照可看到,该份声明宣称“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持续存在的强迫劳动和其他侵犯人权的指控,以及在农场层面上不断增加的强迫劳动风险,导致经营环境难以维持”,因为决定停止该地区的所有活动。


     随后耐克在一篇声明中表示,耐克不仅自己不用新疆棉花,更要求合作的供应商自查不许用新疆的棉花。


     2020年8月,日本的快消品牌优衣库曾在官网发布一则新闻稿,表示没有优衣库产品出产于新疆地区。


     阿迪达斯去年的报告中也声明称,它们从未在新疆生产过产品,支持BCI的“倡议”,不再对出产于新疆的棉花予以认证。


     随即,阿迪达斯在德国法兰克福交易所收跌6.49%,耐克跌逾3%。


     但最应该抵制的是幕后黑手,是自称BCI的组织。BCI ,中文名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英文全称Better Cotton Initiative,简称BCI。


      BCI是2009年成立于瑞士日内瓦的一家非盈利、多利益方国际性会员组织,目标是在全球推广更好的棉花种植标准及行动。


      目前,该组织在全球拥有超过400名会员组织单位,主要包括棉花种植单位、棉纺织企业和零售品牌,包括海恩斯莫里斯服饰、阿迪达斯、盖璞、宜家家居、李维斯、迅销、新百伦、沃尔玛、开市客和安踏(已宣布退出BCI)等。


      BCI所称的在全球范围内致力于推广良好棉花,并非只是推广质量更好的棉花,而是指可持续发展棉花。这个术语是借用于可持续发展农业或产品,但实际上就是绿色产品,也即绿色棉花。从绿色食品的定义可以知道,可持续棉花是指在生产过程中较少使用化肥和化学杀虫剂的棉花以及再生棉,同时也是质量较高的棉花。不过,BCI的良好棉花还加进了另一个标准,即由劳动者体面劳动所生产的棉花。



▲ 图片来源:BCI官网


      近日,BCI组织和其成员H&M发表声明宣称所谓“抵制中国新疆产品”,而且BCI已决定暂停在新疆发放BCI棉花许可证。这可能是基于BCI所谓的“棉花的获取应当从体面劳动而来原则”。


      实际上,无论是BCI组织,还是其成员H&M,目前都并不清楚新疆棉花生产的真实数据和生产情况。


      中国外交部此前已在多个场合反复澄清事实和真相,指出不存在“强迫劳动”“歧视少数民族”等问题。外交部发言人表示,美国一些政客炮制所谓强迫劳动的假消息,目的是要限制和打压中国有关方面和企业,遏制中国发展。


      法国作家维瓦斯在其著作《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中也揭露了那些从未去过新疆的人制造的假新闻。


      因此,BCI以体面劳动为由暂停在新疆发放BCI棉花许可证的事实基础并不确切,其理由也就站不住脚。


      所谓“体面劳动”的历史由来


      不过,还是可以解析一下BCI的所谓“体面劳动”,这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


      目前,世界上约80个国家大规模种植和生产棉花,其中,巴西、印度、巴基斯坦、美国、中国、乌兹别克斯坦以及非洲的西部和中部国家是主要棉花生产国家。而且90%以上的棉农生活在发展中国家,他们主要以种植和生产棉花生为生,棉花成为个人、家庭和国家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在发展中国家,棉农的生产条件和境况并不太好,体现为劳动时间长,劳动强度大,尤其是一些国家存在雇用童工,不照顾女性的生理条件,延长劳动时间等情况。这些情况已经在人类的历史中出现过,而且也成为人们苦难的回忆。


       此外,当今棉花种植业也出现低效率灌溉技术、不良种植方法、对农药和化肥的不当使用的境况等,对水资源的浪费和清洁、土壤肥力、人类健康,以及生物多样性带来巨大威胁。


       为了避免过去的历史,以及维持可持续发展,BCI提出了良好棉花发展计划,目的是使全球棉花的种植及生产既有利于棉农,也有利于种植环境,更有利于该产业的未来发展。


       不过,棉花种植和采摘的劳动强度在今天可以通过机械化来改善,从而实现体面劳动的实质内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早在1996年就投资3000万元,实施“兵团机采棉引进试验示范项目”。到2011年,兵团机采棉面积已占棉花播种面积的50%左右。


       到了2019年,新疆过去每年棉花采摘时期(从9月开始)成群结队的拾花工已不见踪影,取代的是一台台在田间来回驰骋的采棉机,一台采棉机一天可采收300亩,相当于1200人采摘一天,半个月就可完成棉花采收,进度快,成本低。


       到2019年底,新疆兵团种植业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达94.3%,农业机械化水平领先全国;拥有采棉机2500台,机采棉面积达1080余万亩,棉花机采率达82%,成为中国最大的机械化采棉基地。


      显然,机械化大大解放了棉农和农民,体面劳动也成为现实。这一切也许是BCI和其他抵制新疆棉花的组织和机构并不了解的,因此他们所谓的新疆棉农的不体面劳动,或棉农被强迫劳动也是罔顾事实。


     BCI“抵制中国新疆产品”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更何况,BCI组织和其成员H&M发表声明宣称所谓“抵制中国新疆产品”,这种抵制未必能造成中国的棉花滞销和经济损失。


      中国是世界最大棉花消费国、第二大棉花生产国。2020-2021年度棉花产量约595万吨,总需求量约780万吨,年度缺口约185万吨。其中,新疆棉产量520万吨,占国内产量比重约87%,占国内消费比重约67%。


       当前,全球的棉花生产和供应现状体现为供不应求,实际上,内循环这一途径就表明中国的棉花供不应求,更何况包括新疆在内的中国棉花还能出口其他一些国家,如巴基斯坦、东南亚各国、南美等国家。



新疆棉花(资料图片)


       新疆长绒棉在质量上是世界顶级,做衣被有暖和、透气、舒适的优点,在国内和国际上都长年供不应求。而且为满足国内需求,中国每年还需要进口200万吨左右棉花,另外中国还建立了棉花储备制度,棉农的经济利益有切实保证。


       因此BCI和H&M等想要抵制中国的棉花,恐怕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世界产棉区


      世界产棉区分布在北纬38°~46°到南纬35°之间。世界产棉区按纬度可分为北、中、南3带。北带在北纬46°~20°,亚洲、北美洲、欧洲产棉国大多处于此带,占世界棉产的80%左右;中带在北纬20°~0°,非洲和南美洲北部的一些产棉国大多处于此带,约占世界棉产的10%;南带在南纬0°~30°,南美洲和大洋洲的产棉国处于此带,约占世界棉产的7%。



                                     世界棉花主产区



      中国有几样东西很依赖进口,这对我们构建内循环为主的新经济格局产生了障碍。


      它们分别是石油、芯片、大豆,以及这一次被炸出水面的棉花。



      这两天的滔天巨浪,一朵棉花腾空升起,也被有心人抬升到了国本民生的高度。


      新疆的优质棉我们自己都不够用,而这是否会成为又一根卡住我们战略空间的手指?


      一朵棉花,有人看到了阴谋,有人看到了争斗。


      但很多人都没有看到,背后隐藏着中国最牛逼的经济战略。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棉花消费国、第二大棉花生产国,在2020/2021年度棉花产量约595万吨,而新疆是全国、全世界的棉花主产区,产量520万吨左右,占国内产量的87%,占国内消费的67%。


      但是,我们的总需求量约780万吨,年度缺口达到185万吨。


      为了满足国内需求,中国去年进口了约200万吨棉花。过去几年的时间里,棉花的进口量持续变大。


      这意味着,现今我国主要农业缺口,排第一的是大豆,排第二就是棉花了。有意思的是,我们的最大进口来源国都是美国。




      本土和进口的棉花,有相当大部分会流入国内的纺纱厂—织布厂—染织厂—制衣厂,最后变成一件件衣服。这个不说大家也懂。


      不过, 如果你去翻一下今天被抵制的H&M、优衣库等品牌的标签,你会发现它们有很多很多的产品,其原材料并不是棉麻这些天然的植物纤维,而是各式各样的化工纤维、涤纶、腈纶、锦纶、氨纶……


      换言之,你身上穿的衣服,很可能是“假”的“棉衣”。


      看看下边这张图片:



      把原油加工成石脑油,从中继续提炼出PX和乙烯,经过再次加工变成下游产品即聚酯(PET),把它熔融纺丝及再加工可以制成各类合成纤维。


      是不是很神奇!


      石油这玩意,加工下最后就变成了你身上的衣服,还有我们戴了一年多的口罩。


      H&M因一朵棉花闯了弥天大祸,但实际上棉花并非是H&M最重要的原材料。


      今天,化工纤维占全部纺织原料的比例已经高达八成以上。作为世界最大的服装制造之国,中国使用最多的其实也是化纤原料,而非棉花。


      这个奇迹,来源于早前中国非常具有先见之明的战略布局。


      棉花虽好,但用多了“伤人”。


      我不是说棉花这玩意有害,而是在中国的农业布局中,棉花跟粮食天然是要打架的。


      在1970年代以前,中国的纺织品基本全部要靠棉、麻、丝等天然纤维加工生产。而棉花的供给严重不足,大家穿衣服基本上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中国十多亿人口啊。“解决温饱问题”中国人从1949年说了超过四十年,这个温饱就是说吃饱、穿暖的问题。


      要吃饱,就得提升粮食产量,必须保障耕地、提升亩产(种子科技、施肥),全国土地一盘大棋进行精细化管理,尤其是严格守住18亿亩的红线不动摇。而要穿暖,早期也得向土地去要,靠扩大棉花的种植面积、提升亩产。这两个不就矛盾了吗。中国的耕地是有限的,有限的土地资源,既要解决十数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又要同时解决这么多人的穿衣问题,不堪重负。




      棉花与粮食争地,一度成为困扰中国的一个超级难题。随着人口的快速膨胀,这个压力只会越来越大。所以,中国只能另谋出路。1972年,中国集中了当时宝贵的外汇,进口了一套能够生产维尼龙化纤的设备。当年化纤产量就占到全部纺织原料的5.5%。这是我国石油化工业的一个发端,也是中国纺织业的一个拐点。


      化纤的引入和发展,把“穿衣穿暖”成功从一个农业问题变成了一个工业问题。


      到1998年,我国的化纤产量达到510万吨,合成纤维产量超460万吨,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化纤生产国,在全球产量占比达到20%。到现在,纺织业80%以上的原料使用的是化学纤维。这不但解决了14亿人的穿衣问题,同时还创造了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条。2020年中国纺织服装出口额达2962.3亿美元,产品销往全球227个国家和地区。可以说,纺织业开启了中国经济走向开放、做大做强的历史进程,而化工业为这一进程注入了血液。


      今天中国的人口已经从1950年的5.5亿人上升到14亿,翻了两倍有余。但与此同时,中国棉花种植面积从高峰期的从7300万亩减少到4754万亩,砍了三分之一。中国在人口膨胀的同时,还能解放出更多的土地资源用于粮食耕种(也包括城市建设),背后的功臣正是我们强悍的化工产业。很多人不知道,现代纺织业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工业门类,它的上游是化工业、棉纺织业,其中化工业的上游则是能源产业。




      中国今天能够成为全球的纺织业大国,是因为中国同时也是全球的化工大国。


      乙烯被称为“石化工业粮食”,其产量被视为衡量一个国家石油化工水平的标志。原本,我们的乙烯生产线要从通用、西门子等公司引进,造价动辄上百亿,而且一旦生产线出现问题,维修也只能看别人脸色。要是停工了,一切损失更是自行负责。




      2012年,中国石油大庆石化公司实现了大型乙烯成套技术工业化,让中国从此告别了半个多世纪的技术依赖。2018年,由沈阳鼓风集团投入数亿元,自研自造的120万吨乙烯装置投产,标志着核心技术全面实现了国产化。得益于生产装置和机械装备的大型化、现代化、国产化,近两年中国乙烯的产量提升速度加快。目前全球乙烯产能最大的是美国,中国排名第二。在这个历史进程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两个公司,都位于我们平日里嘲笑的老东北工业基地。


      在此还要说一下PX。虽然民众对此有点闻之色变,但这并不妨碍它在化工界的地位。作为一种重要的化工原料,PX是后续很多化纤产业链的源头。现如今,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PTA生产国,产能已经占到全球50%。




      而从一滴油到一匹布,从一朵棉花到一个产业链,中国的能源安全、制造业升级、粮食安全三条经济命脉,在这个奇妙的地方交汇了起来。


      今天社会上有一股很明显的焦虑情绪:最懂后发优势的中国,被后发国家复刻发展路径的焦虑。我们沿海地区的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已经很高了,当年用来承接第三次全球产业大转移的基础条件正在瓦解。而越南在崛起,印度在崛起,非洲在崛起,这些新兴经济体会不会凭借着更加低廉的人力成本,来虹吸中国的产业迁移,掏空中国的低端制造业呢?


      答案是没那么容易。作为全球化工大国的地位,其实大大减缓了我们产业空心化的危机。


      以纺织服装业为例。这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已经成为了越南的生命线,但他们主要承接的是加工环节,即发挥廉价劳动力优势的部分。而纺织生产所需的上游原料,纽扣、拉链、中高端面料、印染剂等,仍然需要从中国大量进口。这部分的利润,有很大部分留在了中国。




      上游被中国牢牢掌控。中国一感冒,越南就打喷嚏。中国一发烧,越南纺织业就要吃药。这个场景,是不是有点像华为手机,很多高端零部件都受制于日韩美?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越南举国之力也生产不出比从中国进口更便宜的纺织辅料,从中国进口的面料、纤维加上运费、关税平均比越南国产便宜10%-15%。


      现实的例子,说明了纺织原料要想形成有竞争力的价格,绝不是比拼谁的劳动力更廉价那么简单。各个产业集群要深度分工,相互配套,发挥全产业链的聚集和规模优势,才能整体提升生产效率、降低成本。这方面,中国具有独步天下的武功。




      我们是世界上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目录中所有工业门类的国家,包含了全部41大类的工业。从产量上看,全球500多个工业品,中国有220个世界第一。我们的集群效应,我们的专业分工化程度是最高的,没有之一。


      而且我们又有非常庞大的化工产能,将规模效应发挥到了极致,能提供最最便宜的化纤原材料,越南没有这么好的基础设施条件。


      这种优势在去年疫情之后发挥得淋漓尽致。之前向东南亚、印度等低人力成本转移的低端制造业,因为无法开工,订单迅速向中国回流。这使得上个第三季度中国纺织业突然迎来爆发,原因就在于印度的多家大型出口纺织型企业的订单转投了中国。在以中国为核心的全球纺织业链条当中,越南其实只是扮演一个组装厂的角色。如果中国不是一个化工大国的话,今天东南沿海的很多低端产业可能就真的被掏空了。




      如今国际国内双循环的政策下,中国超大的内需市场被进一步采挖,庞大精深的供应链网络又开始升级。


      中国现在需要的,是一根根掰开卡在脖子上的手指,向着制造业第一梯队、建立全球科创中心而攀登。


      五年后,十年后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子?


      还会被人拿住一朵棉花说事吗?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您还未登录!    注册  登录

共有0人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