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国际产能项目孵化器平台。国际商务资讯与咨询平台。国际贸易与投资平台。![请登录],您是新用户?[免费注册]

搜藏本站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商人 >> 商界风尚 >> 瑞士文明的高度让世界仰望!

瑞士文明的高度让世界仰望!

2018-07-20 来源: 浏览427次



         理性与有序


       让我们从4年前 瑞士公投说起。

       

       2014年11月,一向低调平静的瑞士,一项公投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


       公投的内容,是决定瑞士公民可否享有每月4000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2.8万元),或每小时22瑞郎的法定最低工资。也就是说,瑞士国民,不需要上一天班,每月就可从国家领取2.8万元人民币的工资收入。


       这样天上掉下来的免费三餐,不用说在几十块的低保都猫腻不绝的中国,在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也是完全是没有悬念的事情。


       但是,让全世界惊讶的是,瑞士人以高达76%的反对票,居然拒绝了免费馅饼。而且,在瑞士全国23个州,没有任何一个州的最终投票结果是支持该提案的。




        其实,这样的公投,这样让外人惊叹的结果,对瑞士人并不稀奇。


        瑞士每年都要举行3-4次全民公投,来决定国家大小事务,是名副其实的公投之国。其公投议题涵盖广泛,从法律外交到经济社会,从培训休假到薪资福利,甚至还包括动物权益。


        从1848年开始,瑞士已经进行过570多次全民公投,这个数字超过世界其他所有国家公投次数的总和。


        而瑞士人这样匪夷所思的为难自己的投票选择,也不算头一回。瑞士法律规定带薪年假为每年4周,但2012年3月,瑞士选民却以66.5%的比例,否决了工会提出的每年带薪休假延长到6周的福利提案。


        人们认为这会增加工作成本,影响瑞士经济;几百年没有战争的瑞士,却在2013年公投中,第三次以高票否决了取消义务兵役制的提案,同意保留传统制度,所有男性公民必须服兵役。


        如此热衷投票的国家,瑞士选民却不要直接选举国家领导人的权利,而将之交给国会代劳。理由是避免候选人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在选举事务,影响本职工作。


        其他国家政客用来拉选票的福利承诺,在瑞士完全没有市场。国民的高素质、科学理性精神。屏蔽了席卷全球的左派幼稚自欺和民粹蒙昧情绪。


        瑞士人也不会被政治上的时髦所吸引。联合国的席位,是不少国家不惜代价要争取的权利,花大钱请人也要抬进去。瑞士人却漠视之。几十年都反对加入联合国,直到2002年,才以54.6%的微弱支持优势才正式加入联合国。


        对于超国家性质的欧洲共同体,经过1992年和2001年的两次公投否决,位处欧洲中心地带的瑞士,至今没有同意加入欧盟。


        2014年,在欧洲难民危机中,德国默克尔政府等爱心爆棚、国门大开,享受廉价的赞美吹捧时,瑞士人依然保持冷静,决定对欧盟实施移民数量管制。情愿缴纳大笔费用资助难民,避免价值观和文明秩序被稀释。


        我可以慷慨帮助你,但你不能一窝蜂涌来住进我家中!




       经济:富裕与从容


      瑞士地处崇山峻岭的山地、资源匮乏,其实完全属于不利经济发展的“穷山僻壤”。但高素质的瑞士人,却创造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之一,瑞士近99%的企业是中小企业,但同样也是许多跨国企业的总部所在地。全球500强企业中,有15家是瑞士企业,它们分布于制药(诺华、罗氏)、金融(瑞银、瑞士信贷)和原材料交易(嘉能可斯特拉塔)、食品业雀巢集团等产业。你能说出瑞士总统总理、领袖英雄的名字吗?但你不会没有听说过这些驰名世界的品牌吧!



      瑞士高居世界富国榜首,人均财富达64.8万美元,人均月收入为6300美元,排名世界第一,相当于3258美元的美国人月度可支配收入的近两倍。瑞士普通人的工资,大约为人民币4万元左右,在中国差不多就是金领、中小老板的水准,10分钟的工资可以买一个汉堡、三天的工资就可以买一台别人需要卖肾的Iphone X了。


      而且,瑞士社会分配机制完善,人均收入相差不大,超市售货员的月薪为3000瑞士法郎,年薪合人民币20万,一套100平米的住宅,相当于其3~6年的总收入,而且还可以享受零首付,50年按揭。加之各项福利完备,瑞士人根本没有买房之类的生活压力。


       不同于其他高收入高税收的国家,大小事都能自己投票决定的瑞士,自然是全欧洲自然人和法人税负水平最低的国家之一。




         科技成就与贡献


       在今天的世界,无论哪个国家哪个领袖,如何醉心于航母核弹、如何强军扩武让人恐惧,或者如何自吹自擂、如何玩弄文字标准和数字游戏,衡量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对人类文明的价值、对人类进步的贡献,能够得到公认的标准,就是诺贝尔科技奖。


       仅仅800万人口的瑞士,自1901年至今,总共获得了24个该项国际科学界的最高奖项!


       如果按人口比例,相当于有14亿聪明智慧人口、5000年文明史的中国,需要得到至少4200个诺贝尔奖!


      全世界诺贝尔奖获得占国民比例最高的国家,就是瑞士。根据 IMD的统计方式,瑞士每100万人中,就有1.111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与瑞士相比,英国每100万人中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为0.840、美国0.712、德国0.341,法国只有0.187。其他人口大国俄罗斯、印度之流,呵呵,就不好意思计算出来了。。。。


       瑞士苏黎世大学,不用说哈佛、牛津, 即使和国内的985、211之类的大学比,也缺乏知名度和存在感。但就是这样一个在中国没有什么知名度的大学,它的诺贝尔奖获奖人数是:21人!而在中国备极殊荣、揽尽14亿人精华的北大、清华、复旦,被诺贝尔奖承认的科技贡献,有几个?


       感谢上天,在今天许多地区被蒙昧、混乱、野蛮、灾祸笼罩的地球,让世界看到,人类的精英,可以建设出什么样的文明国度!




         “时间银行”养老,真的太赞了!


        2008年,我移居瑞士。考虑到我所读的大学离住的地方比较远,我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小房间。房东克里斯蒂娜是一位独身老太太,退休前在一所中学当教师。


        瑞士的退休养老金是很丰厚的,足以让她在晚年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但令我不解的是,她居然找了一份“工作”——照顾一位82岁高龄的老教授。


        我问她,是不是因为钱才去工作的?她的回答让我十分意外——“我去工作并不是为了钱,而是把我的时间存进‘时间银行’,等到我老得不能动了,就可以支取了。”




       第一次听说“时间银行”这个概念,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不断向房东追问。听完她的简述,我真是大开眼界。


      “时间银行”是由瑞士联邦社会保险部开发的一个养老项目——人们把年轻时照顾老人的时间存起来,等将来自己老了、病了或需要人照顾时,再拿出来使用。


      申请者必须身体健康、善于沟通、充满爱心,每天有充裕的时间去照顾需要帮助的老人,其服务时数将会存入社会保险系统的个人账户内。




        克里斯蒂娜照顾的老教授叫利萨。她每周去利萨家两次,每次两个小时,帮老人做些整理房间、推老人出去日光浴、帮老人到超市购物、陪老人聊天等事情。


      按照协议,克里斯蒂娜的工作期限是一年。一年后,“时间银行”会将克里斯蒂娜的工作时数统计出来,并发给她一张“时间银行卡”;


        当她需要别人照顾时,可以凭借“时间银行卡”去“时间银行”支取“时间和时间利息”。届时,“时间银行”的工作人员在验证过“时间银行卡”的信息后,会指派义工到医院或她家中去照顾她。


      如果她在去世前没有使用完“时间银行卡”中的“时间”,“时间银行”会把这些小时数折合成一定的金钱或物质奖励给她的遗产继承人。


        有一段时间,克里斯蒂娜特别忙碌,而要到利萨家去时更是神采飞扬。每次回来后,她都会跟我讲一些她和利萨在一起的经历,从语气中我能感受到她的愉悦心情。


        就这样,克里斯蒂娜一做就是一年。我以为一年下来她会结束这份工作,她却向“时间银行”提出再干一年的申请。


      一天,我正在学校图书馆看书,突然接到她的电话,说她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我匆忙赶回住处,将她送进医院。正在我筹划该如何护理她时,克里斯蒂娜告诉我不用担心,她已经向“时间银行”提出了支取申请。


        果然,不到两个小时,“时间银行”的工作人员就给她安排了一位护工——22岁的姑娘维基。随后几天,维基每天都来照顾她,给她做可口的饭菜,陪她聊天。在维基的精心照顾下,克里斯蒂娜很快恢复了健康。


      起初我还对“时间银行”的效用有所怀疑,但经历这件事后,我彻底信服了,并且也想投身于“时间银行”的工作中。克里斯蒂娜知道我的心思后,就带着我向社区“时间银行”提出申请。


      其负责人详细地向我讲解了“时间银行”的宗旨:用自己支付的时间换取别人的帮助,而银行是时间流通的桥梁。


      一周后,我收到“时间银行”的回复,并且接到了第一份任务——帮助一对瑞士夫妇欧仁和莉莉娅学习中文。这对夫妇十分幽默,跟他们相处与其说是工作,不如说是在放松心情。由此,我也理解了当初克里斯蒂娜对“时间银行”的工作如此积极的原因。




      通过做“时间银行”安排的工作,我的课余生活丰富起来,也认识了许多伙伴。他们当中有和我一样的年轻人,也有老年人。我发现,这里的老年人能和年轻人打成一片,看上去非常有活力。


      “时间银行”每年都会召集参与者举行一次大派对,参加派对的老年人时而唱歌,时而跳舞,玩得不亦乐乎。“时间银行”在改善他们晚年生活的同时,也在他们的晚年生活中注入了年轻的活力。


      2015年5月,我回到中国探亲,看到老年人不是跳广场舞就是打牌,晚年精神生活十分匮乏,与瑞士老人形成了鲜明对比。当前,中国“空巢老人”的数量在不断增长,正逐渐成为一个社会问题,瑞士的“时间银行”对我们或许是一个很好的借鉴。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您还未登录!    注册  登录

共有0人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评论0